捡满一盘子肉菜,姜毓秀端着放到桌前,和导演坐一桌儿。

  “导演,你们不吃吗?”

  “人还没到齐。”导演摆着一张平静脸,心里怎么想的就没人知道了。

  “嗷,这样啊!”姜毓秀把筷子一放,先拿出手机玩,“我也等等他们来了再吃,人多吃着香,还能多吃两盘。”

  “......”导演有种吐血的冲动

  ——只想看看导演的心理阴影面积。

  ——N+N无法计算。

  ——可惜,剧组工作人员不出境。

  ——导演,你还是给自己一个镜头啊!不要这么抠门。

  网友们欢乐的很,导演心里是苦逼的,这会儿已经在担心剧组预算够不够用了;依照姜毓秀这位女艺人在登机前那番吃货状态,他都觉得剧组hold不住。

  “你们来的这么早啊!姜姐来的可真快。”彭玉挨个打招呼,剧组里的导演和工作人员都没落下。

  从这方面就能看得出来,彭玉是二性子有点逗比,但绝对不傻。

  姜毓秀笑着于他们道:“两位前辈好,几位同仁好。”

  “同仁好!”彭玉凑热闹,同仁的说法在古代官场常用,他们这么一闹倒是乐呵了。

  骆邠笑哈哈的叫人,几人互相打招呼。

  姜毓秀看了看盘子里的肉菜,心动的很,“导演说了,今天吃自助餐,随便吃。”

  “行,我们先去打饭。”詹士杰笑着点头。

  “我们也去,姜姐等我们一起吃。”彭玉一溜的跑自助餐打饭打菜,几人将想吃的饭菜打过来,和姜毓秀坐在一起吃。

  “开饭。”姜毓秀欢欢喜喜的用勺子咬了一口蟹黄来吃,对,是蟹黄,不是整个螃蟹,“好吃,就是味道不够鲜美,要是再鲜美一点儿就更好了。”

  祁云晏轻笑,“自助餐都是做好多久的饭菜了,怎么可能保持新鲜,小姜,你就别想了?”

  “确实是这样,自助餐都是提前做好摆放在哪儿,新鲜味儿早过去了。”詹士杰点头应和,看了一眼跟他们吃一样的导演和剧组员工,笑道:“话说,导演,你也太抠门了;反正都是吃蟹黄,我们吃新鲜的不行吗?”

  导演扬声道:“有的吃就不错了,还挑三拣四的;你们啊!就是被养刁了,咱们国家还有好多人没法吃海鲜呢,做人得学会知足。”

  “我们知足,我们很知足。”姜毓秀点点头,“明天中午和晚上也这么吃,我们就更知足了。”

  “想的美。”导演一个空水瓶子砸过来,姜毓秀笑嘻嘻的接了,“导演,您的准头不咋好。”

  “你准头好,砸一个给我瞧瞧。”

  姜毓秀笑咪咪的问道:“我砸中了可不能怪我哦。”

  “不怪,你砸。”导演挑衅道。

  姜毓秀抬手就扔,也没见她瞄准,可却一下子砸在导演脑门上;砸的导演哎哟一声,摄影小哥乘机给了他一个一秒镜头,网友们笑翻了天。

  ——哈哈哈,忍住,忍不住了,哈哈哈哈。

  ——导演这是请人砸他么?

  ——哎哟喂,导演有点傻!

  ——姜女神的准头真好,随手一丢就这样了,要是瞄准一下,难以想象。

  ——怎么练的?

  ——女神,你怎么练的?求方法。

  ——这准头,去投标肯定准。

  不仅网友们笑,艺人们也笑的不行,彭玉和骆邠直接趴在桌上拍桌大笑。

  姜毓秀缩缩脖子,“导演,这可是你让我动手的,本来我都没想动手来着。”

  “姜毓秀小姐姐,你可以的。”导演竖起大拇指。

  姜毓秀笑了笑,埋头苦吃,她吃饭的速度快还优雅,一点不难看;等她吃了三盘,另外几个人才吃饱放下筷子,却见她还在陆陆续续的往自助餐区域走。

  一行人看傻了眼,瞅着她吃了七盘才歇,默默肚子,自觉亏了;瞧瞧人家,吃这么多都不见有事儿,他们吃一盘就饱的不行了,亏了亏了。

  彭玉好奇的戳了戳姜毓秀的肩头,“小姐姐,你能将你吃这么多还不发胖的秘诀告诉我吗?”

  “多吃多运动,身体棒棒哒。”姜毓秀大方的很。

  “嘁,小姐姐不老实。”彭玉一点没信,“我每天的运动量也不小,吃的还是那么点儿,有时候还怕长胖了。”

  姜毓秀上下打量了他两眼,直看的彭玉心里发毛,“小姐姐,你不说就算了,胖点就胖点吧。”

  “也不是不说,你这体质不咋样,看着健康,其实也就是看着而已。”姜毓秀摇摇头,娱乐圈的人没几个是真健康的,说实话,真正健康的人那是没病没灾。

  彭玉不服气,“我每年都要做两次全身检查,医生说了,我健康的很。”

  “你信医生就对了,当我放屁。”姜毓秀不再多言,这个世界的人都相信医院医生说的。

  彭玉被气成小金鱼,“行吧,那你说说我身体哪里不健康了。”

  “你不是信医生么。”

  “小姐姐,现在不说这些,你就说说我怎么不健康了,说到点儿上了我就信你。”

  姜毓秀嘴角一抽,“小彭彭,你很鸡贼啊!”

  “没有的事儿,小姐姐可不能冤枉我。”坚决不能承认就是下套,要是说了不信任医生,那可就得罪人了,得罪的不是一个两个,说不定是一群。

  姜毓秀摇头,“你两腿着凉就会酸痛,倒是不严重;你经常吃一点儿就有饱胀感,过不了多一会儿就饿,是不是?”

  “你咋知道我两条腿着凉会酸痛的?莫非你长了一双透视眼?”

  “没点常识,透视眼的概念是什么你不知道么?就算有透视眼也不一定就能看出你的病因。”姜毓秀毫不犹豫的怼他,给他两白眼儿,“中医之中有望闻问切,观你的脸色就知道一二,还需要透视眼。”

  彭玉眨了眨眼,“真的能的出来?”

  “对于医术精湛的中医来说就跟吃饭一样简单,没学到家的自然就看不了。”

  “你还会中医?”

  姜毓秀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是玄门中人,玄门知道么?玄门主要学的山医命相卜,其中就有医;会看点儿病咋地了?那不是很正常的么。”

  “真的假的?”

欢迎大家访问:书吧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48shu.com/book/63026/1501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