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琰波醒了。

  刚醒来时,他就像是沉睡了上百年后才苏醒过来一样,已经分不清梦与现实,很迷茫。

  “刘琰波~”

  尹含若克制住情绪,轻轻地喊了一声,韩水兰也没有再唱下去,她们显得格外地小心翼翼,就好像是妈妈怕吓到刚从噩梦中醒来的孩子那样,明明在这一刻心绪波动很大,却连大气都不敢喘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刘琰波才有了反应,他偏头的动作就如同一台刚刚运转起来的机器一样,缓慢笨重——

  他看了看尹含若,又看了看韩水兰,她们熟悉的脸庞重新印入脑海中,他才确信——

  自己又回到了这个充满着人情冷暖的现实世界当中。

  刘琰波呆滞的目光里终于有了色彩,其中有失望,也有欣喜——

  对那个梦有所失望;

  对有人陪感到欣喜。

  刘琰波又一次看向了尹含若,看着她哭红了的双眼,费力地笑了笑道:“再哭就变大花猫了。”

  “你混蛋!”

  尹含若扑到刘琰波身上,所有的情绪在这一刻都得以释放,眼泪流的更多了。

  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,别人不会知道她熬的有多难过,但现在有人知道了——

  刘琰波轻抚着尹含若的秀发,满眼都是说不出口的自责和心疼。

  他知道,她过去一定不是一个爱哭的女人,可自从遇上了他刘琰波,她已经不止因为他哭过一次。

  一个让女人总是流泪的男人,能算得上是一个好男人吗?

  有那么一瞬间,刘琰波甚至想要就此放手,但也只是那么一瞬间——

  放手?

  让他怎么舍得啊!

  刘琰波任由尹含若趴在自己身上宣泄情绪,没有出言安抚,只是一遍又一遍地轻抚着她的秀发。

  他本就不善言辞,但他知道,自己肩上的责任又多了——

  如果你想做一个好男人,就别让你的女人为你流下难过的眼泪。

  刘琰波又偏头看向了韩水兰,笑了笑道:“韩老师,你怎么来了?”

  韩水兰没有回答,而是柔声反问道: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  刘琰波也没有再追问韩水兰到底是怎么来的,回道:  “我没事,就是觉得有点饿了。”

  “你想吃什么?”尹含若抬头道:“我让黄妈做好送过来。”

  说话的时候,她已经急忙坐了起来,脸上有一抹羞红划过。

  “不用那么麻烦,在外面随便吃点就好了。”刘琰说道——

  言下之意很明显,他想现在出院。

  韩水兰将想要起来的刘琰波给按了回去,起身道:“老实躺着,我去买。”

  病房里再一次只剩下刘琰波和尹含若,而这一次,气氛却变得有些微妙起来,一时间,两人竟然都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,彼此目不转睛地看着对方,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  刘琰波不知道该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来解释自己这一次的昏迷,因为在过去的十几年里,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如何应对像现在这样的局面——

  他一直都不想让人知道。

  尹含若则是不知道该怎么问,但她心里同时也很清楚,这事一定要她来提起,不然刘琰波绝对会就此只字不提。

  她想了好一会,才下定了决心,如实说道:“刘琰波,我已经给白彬哥打过电话了,他让我带你去看心理医生。”

  该来的还是来了,这无疑是最糟糕的一种情况。

  刘琰波能理解,但他的心情在这一瞬间还是有些莫名地烦躁起来,闭眼道:“他还真是喜欢多管闲事。”

  他这话很伤人,就连尹含若都听不过去了,皱眉道:“白彬哥比谁都更加在乎你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刘琰波稳定好心绪,睁眼道:“我只是不想去看什么心理医生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尹含若很不解。

  原因有很多,但刘琰波一个都不想说,随口说道:“没有为什么。”

  只是这一次,尹含若没有像以前一样因为他这明显的敷衍态度而跟他置气,她看着他,轻叹道:“刘琰波,我不知道你过去经历过什么,但我想告诉你,你现在不是一个人。”

  一个人——

  如果说这无疑是世界上最孤独、最令人感到无助的词语;

  那么“你不是一个人”——

  这无疑就是这人世间最温馨、最让人感动的一句话。

  刘琰波看着尹含若,笑了……

  ……

  中午。

  在医院的病房里吃了一顿营养丰富的午饭后,刘琰波就办理了出院手续——

  他最后还是答应了,答应去看心理医生。

  心理医生姓陈,是韩水兰的同学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成熟稳重的知性美。

  刘琰波随手拿起办公桌上的一本书翻来,目光却一直停留在陈琳娜身上,率先开口问道:“陈小姐,你结婚了没有?”

  第一次见面,这样的开场白,无疑是糟糕的。

  陈琳娜却没有生气,她莞尔一笑道:“没有。”

  “那有男朋友吗?”刘琰波笑眯眯地继续问道。

  陈琳娜十指交扣在一起,她同样也在看着刘琰波,继续回答道:“也没有。”

  “都说做心理医生的人很无趣,特别不讨人喜欢,看来这话确实不假。”刘琰波一脸的认真样,语气却轻佻极了。“陈小姐,我看你也老大不小了,长得也还行,要不要改天我给你约几个长得帅、又有钱、还身强力壮的男人熟悉熟悉?”

  “是吗?”陈琳娜淡笑道:“听上去还不错。”

  “本来就不错。”刘琰波合上书道:“改日不如撞日,要不我给你今天约?”

  “可以,不过得等我把现在的工作完成。”陈琳娜顺势问道:“所以为了不耽误我的人生大事,刘先生,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吗?”

  刘琰波摇了摇头,一本正经道:“工作……”

  只是这一次,他刚一开口,就被陈琳娜打断道:“刘先生,水兰和我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,她的为人我很了解,她绝对不会把一个轻浮的男人带到我这里来,所以你在我面前演得再好也没有用,我也不会因此生气而失去了一个心理医生应有的判断力。”

  说完,陈琳娜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夹放到了刘琰波面前,继而语气温和道:“先做题吧。”

  刘琰波放下了手中那本他一个字都没看到的黑皮书,无奈地翻开了摆在面前的文件夹,改口道:“陈医生,既然能看出来我是在故意恶心你了,想必你也能看出来我并不愿意配合你吧?”

  陈琳娜点了点头,问道:“不过既然你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不肯配合我,为什么还要来呢?”

  刘琰波无奈道:“因为我觉得应付你会更加容易一些。”

  ——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书吧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48shu.com/book/22213/28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