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什么人?”蝎大人突然冷喝一声,锐利目光如利箭一般,朝慕容雪望了过来。

  ……

  蝎大人的警觉性挺不错啊,竟然这么快就发现她了。

  慕容雪挑挑眉,从暗中走了出来,窈窕的身形,美丽又熟悉的面容,看得蝎大人瞳孔一缩:“是你!”

  “是我。”慕容雪漫不经心的说着,在大树下站定,和蝎大人遥遥相望。

  蝎大人目光微凝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“你说呢。”慕容雪答非所问,似笑非笑的看着蝎大人。

  蝎大人微眯着眼眸望了望太师府,又看了看失血昏迷的华太师,脑海里闪过一个可能:“华太师中的毒,是你下的?”

  “差不多吧。”华太师所中的毒是被樱兰感染的,而樱兰所中的毒,是她让樱兰中的,那华太师所中的毒,也间接算是她的手笔了。

  “为什么给他下毒?”蝎大人冷冷询问。

  “你说呢?”慕容雪冷冷说着,看蝎大人的目光满是嘲讽。

  蝎大人:“……”

  华太师所中的毒,是从自己这里要走的,毒的加强版,也就是说,华太师应该是拿着那毒去暗算别人了,结果,被别人反将一军,暗算到了华太师身上……

  他刚刚竟然问了那么显而易见的问题,他真是被气糊涂了。

  “拿解药来!”蝎大人看着慕容雪,毫不客气的命令。

  慕容雪被他那理直气壮的语气,气笑了,毫不客气的质问:“凭什么?”

  “就凭本尊的武功比你高。”蝎大人声音冰冷:慕容雪不是他的对手,如果他想,他随时都可以杀了慕容雪,他这么直接向慕容雪要解药,已经是对她最客气的了……

  慕容雪神色古怪的看着蝎大人:“你确定你的武功比我高?”

  蝎大人睨她一眼:“你要不要试试?”

  慕容雪:“……”

  她倒是挺想试试,不过,现在的情况,似乎不允许她尝试。

  蝎大人:“……什么意思?”

  “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慕容雪尚未答话,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抢先响了起来。

  蝎大人低头,看到了中毒又失血过多的华太师,眉头微微皱了起来。

  慕容雪则是笑意盈盈,看着华太师道:“看华太师现在的样子,是所中之毒又在作崇了,蝎大人不帮帮忙吗?”

  “现在的华太师,最需要解药!”蝎大人答非所问,一瞬不瞬的看着慕容雪。

  慕容雪明白他的意思,冷笑道:“我没解药。”

  “你下的毒,你怎么可能没解药?”蝎大人毫不客气的质问,明显不相信她的话。

  慕容雪目光冷冷:“因为我制毒,不喜欢制解药。”她制的毒,她都能用银针解掉,所以,她完全不需要解药,自然也就不制解药了。

  蝎大人听闻慕容雪的话,没有说话,只冷冷看着她,慕容雪毫不示弱,冷冷与蝎大人对视,两人的目光在半空里交汇,电光火石间,已过了上百招……

  “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中毒又失血过多的华太师再次咳嗽了起来。

  慕容雪微笑:“蝎大人还是仔细看看华太师吧。”小心华太师毒发身亡啊。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书吧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48shu.com/book/22036/184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