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三驴具体会受到什么惩罚万峰没兴趣去打听,反正他不能再给自己制造麻烦了。

  那么现在回头就该去解决那几个钉子户了。

  来到南嘴子,万峰让何雨把那几户人家的人找来,打算给他们聊聊当前的国际形势。

  可能这两个村子地处山沟消息闭塞,他们没有得到罗三驴出事儿的消息,竟然拒绝了万峰的邀请,回话是没什么可谈的。

  朽木不可雕也。

  人家不来那咱就得去了,礼贤下士吗。

  于是,在何雨的带领下,万峰来到了那个和罗三驴有直属亲戚关系的外号叫张疤赖的家。

  射人先射马,擒贼先擒王。

  别人万峰也没兴趣去找。

  万峰去的时候是下午一点,没想到的是张疤赖一个人正坐在炕上喝小酒。

  张疤赖脸红红的,脑门子都闪着光芒,有点熏熏的意思正在摇头晃脑。

  几个菜喝这样?

  万峰往桌子上扫了一眼,一盘花生米,一个拍黄瓜。

  就这也值得喝到一点?

  “你就是张德兴吗?”

  张疤赖反应有点迟缓地看着万峰:“我是,你…是谁?”

  “我就是买你们这片地的开发商,咱们聊聊怎么样?”

  “你…就是要买山的老…老板呀?”

  万峰点头。

  “没啥谈的,这不是钱的问题。”

  我也没打算给你加钱。

  “真的没啥谈的?”

  “没得谈,我们就是不搬。”

  “这么说就没啥可谈的了呗?”

  “没啥谈的。”

  “不搬也好,我就是来告诉你,你们这七家不是不搬吗?那么你们就住在这里,这个山沟多你们这么几家也无所谓。不过,到时候施工的时候我不保证你们会有电有水,而且因为规划的问题到时候你们的家会成为什么样我也不会保证,你听明白了?”

  “你威胁我?”

  “呵呵!你值得我威胁吗?最后告诉你一件事儿,罗三驴因为黑射会的问题进去了,这辈子能不能出来得看老天了,你慢慢喝。”

  说完万峰转身走出张疤赖的家,身后只留下表情呆傻的张疤赖。

  在走出张疤赖家院门的时候万峰回头看了一眼张疤赖的家。

  张疤赖的家地势很高,坐落在山沟的西坡上,四间瓦房算不上好但也凑合。

  既然地势已经这么高了,那么再高点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  没了罗三驴的捣乱,张疤赖家搬不搬都不是主要的问题,你不是不搬吗,让你家踩着梯子出出进进是个不错的主意。

  让施工队把他家后边的山坡挖开,在他家的房子范围之外挖一圈大沟。

  将来在他家周围盖一圈高楼大厦,把他家当一个公园的中心,四周修上水池,给他留一条道。

  想想也挺有意思的。

  此时的万峰倒是非常想看看到时候这是一副什么样的风景。

  我也没违法,你合理的住宅面积我一分没动,也给你留了出行的道,也算仁至义尽了。

  渤海这里的事情基本也就这样了,下一步何雨要做的就是等那两个小区盖好让这两个村子的人搬出去,然后把这片山封起来。

  这些事情就不是他该负责的了。

  他现在要回家忙着结婚了。

  在万峰离家这几天,家里也在有条不紊地忙活着。

  当然是忙着万峰结婚的事情。

  结婚的日子就选在七月一日。

  这一天不但是党的生日也是湘港回归的日子。

  还有什么吉日能比上这个日子?这才是真正的吉日。

  原本万峰是不准备操办的,不管什么原因他这都算二婚,二婚要是操办的太热闹说出来怎么都不算好听。

  他想简简单单意思一下,领个证就完了。

  但是这对张璇又不公平了。

  你是二婚,人家可不是二婚,这些年默默地跟着自己不操办一下也说不过去。

  自己当初是答应人家要风光地娶进门的,虽然举办婚礼的时候也风光过了,但那风光因为是在毛子那里举办的都被毛子看去了,自己这边的人就没几个知道的,不作数。

  那就只能操办了。

  这些日子栾凤也忙的够呛,操心办酒席的地点,找合适的礼仪服务和张璇在婚纱店里挑婚纱,买婚鞋。

  服装厂的人看栾凤忙的满头是汗非常的不理解。

  “栾总!我们这还第一次看到前妻帮着人家现在的媳妇张罗的这么欢的,正常情况下你应该生气嫉妒才对呀?”这个问题江敏心里也有但是没意思问,但是虎超超的李二曼问出来了。

  “我生气啥?是我不要那混蛋的,张璇怎么说都是捡我扔的破烂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。”

  这么一解释也很有道理的样子。

  “真没看过你这样的,人家两口子离婚后像仇人似的,你这倒好好像你们还和以前一样,你们到是真离婚还是假离婚呀?”

  “要不要我把绿本拿给你看看?”

  离婚证是绿色的,当然也可以叫绿本。

  “哈哈!那到时候你们倒是可以交流一下那事儿的经验了。”

  “啥事儿?死二曼,一天到晚就知道想那事儿,张璇收拾她。”

  李二曼撒腿就跑,栾凤一个她都干不过,这又加上个张璇,聪明的做法就是逃跑。

  张璇挑了一袭淡粉白的婚纱,拍了一张婚纱照准备给万峰过目。

  照片上张璇端庄高贵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,宛如仙女下凡。

  万峰回家后拿着照片看了半天:“拍的不错。”

  张璇喜上眉梢:“真的。”

  “像猪八戒它二姨。”

  “呸!我就知道下一句准没好嗑。”张璇一把抢回照片,喜滋滋地收了起来。

  当年喜欢这个混蛋后她就幻想过有一天成为他的新娘,但是在看到他有那么一个优秀的未婚妻后,她绝望了。

  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没有成为他新娘的一天了。

  谁知道命运是如此的好捉弄人,兜兜转转的她竟然真有披上婚纱走进他家大门的一天。

  虽然几年前已经有过一回了,但那毕竟只是个形式,她是没有证的。

  这回不一样了,她是有红本的。

  哪怕过几年还得还给栾凤,但是她知足了。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书吧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48shu.com/book/20717/2141/